深度 | 全球戰疫對于中國進口供應鏈及各行業風險影響評估

   如果疫情進一步擴散并持續時間較長,進口供應鏈將面臨嚴峻挑戰,甚至可能對中國擴大內需的政策帶來瓶頸制約。

  疫情在國內已經基本得到控制,各地均開始積極復工復產。但是,疫情在全球蔓延勢頭進一步加劇,確診病例數仍在激增,截至美國東部時間4月6日21時00分(北京時間4月7日21時00分),全球新冠肺炎確診1339553例。其中歐洲和美國已經成為全球范圍內的重災區。

  在此背景下,主要疫區國家的防控措施逐步升級,這已經在不同程度上影響到了所在國家的正常生產、經營活動。作為全球第二大進口國,以及歐洲、美國的重要貿易伙伴,中國的供應鏈也將受到一定的沖擊,對于部分行業這一問題將尤為突出。

  我們的分析顯示:在中期,如果疫情全球進一步擴散并持續時間較長,進口供應鏈將面臨嚴峻挑戰,甚至可能對中國擴大內需的政策帶來瓶頸制約。從短期來看,中國進口供應鏈面臨的外部風險,從大到小依次是:第一,供給沖擊影響較大的行業:汽車行業、機械設備、發動機類、化工產業、醫藥行業、航空航天。第二,供給沖擊影響較小的行業:黃豆、半導體。第三,暫時不受供給沖擊的行業:棉花、鐵礦石和煤炭。不過,一些行業在需求端受到疫情的沖擊更大,所以相應的供給沖擊暫時沒有明顯表現出來。

  我們基于聯合國的商品貿易統計數據庫(UNComtrade),結合疫情在全球蔓延的情況來選取重點國家名單,然后從國別、產品兩個視角,對中國進口供應鏈的風險進行初步的觀察。為了確定國家名單,我們觀察了中國進口的前十大來源地,以及當前疫情在各國的擴散情況,我們選取了以下國家作為重點觀察對象:美國、德國、意大利、法國、英國、澳大利亞、巴西、日本和韓國。按疫情發展的不同階段,這九個國家又可以分為三類:暴發期國家,美國、德國、意大利、法國、英國;觀察期國家,澳大利亞、巴西、日本;控制期國家,韓國。

各類進口品中,9個主要國家的占比

  美國供應鏈的風險

  在中國總體進口當中,從美國進口占比排名前三的商品是:航空器、航天器及其零件類、發動機類、棉花,占比分別高達54.4%、42.0%、33.6%。另外,在光學影像器械、機械設備、化工產品、鋁及其制品、農產品(大豆)、機動車輛、醫藥產品和紙制品及原料等商品,美國進口也占據著重要地位,進口占比均在10%至25%之間。

  總體上,中國從美國進口的產品主要集中在高新技術產品、大宗農產品和工業原料。具體而言,在發動機類中,渦輪機、燃氣輪機及其零部件(HS841112、841191、841181、841182、841199)占比較高,均超過30%?;ぎa品中以催化劑、反應試劑、培養基為主(HS382100、381519、382200、381512),數額頗多,占比在47.0%至66.8%。醫療產品中以血液、血清、免疫產品,繃帶、紗布,藥品和腺體器官及其提取物(HS3002、3005、3006、3001)為主,占比在20.9%-31.3%。半導體產業中,進口主要分布在存儲設備(HS8523)與半導體制造設備(HS8486),占比分別為16.3%和13.2%。

  當前美國疫情日益嚴重,政府和公司正逐步采取暫時停工停產的防護措施,在汽車行業,福特、通用汽車、本田、斯巴魯、豐田、菲亞特·克萊斯勒等公司下屬工廠均已暫停生產或開始逐步停產。在航天航空行業,波音公司受到疫情影響在3月23日宣布,關閉西雅圖地區的工廠兩周時間,具體復工情況將取決于疫情的后續進展。這反過來也對波音的上游供應鏈產生了震動。黃豆方面,根據大豆出口委員會披露的信息,目前該行業的供給能力未受到影響,仍然保持穩定。短期內,美國部分企業停工停產將主要對中國機械制造、汽車產業、醫療行業產生一定影響。

  德國供應鏈的風險

  德國是全球重要的汽車零部件生產基地,中國從德國進口的商品中,機動車輛及附件占比高達32.0%。同時,中國從德國進口的醫藥產品、醫療器械占比分別在24.5%、17.9%,其中,血清、疫苗等免疫制品(HS3002),放射類醫療器械(HS9022)占比均在30%左右。此外,以閥門、軸承、電機為代表的機械設備及其零部件占了總進口的20.2%,其中水泵(HS8413)、離心機(HS8421)、閥門(HS8481)、傳動軸(HS8483)占比均在20%以上,航空器、航天器及其零件占比12.7%?;ぎa品總占比8.5%,其中與汽車產業和機械制造相關的防凍制劑(HS3820),液壓制動液(HS3819)占比為45.0%和50.8%。

  目前,福特、戴姆勒和寶馬公司均已關閉德國工廠。根據德國當地新聞報道,德國已禁止部分醫療防護設備出口,并采取居家辦公方式進行工作。疫情將對德國的汽車制造、醫藥產品、機械設備出口造成一定沖擊。國內相關行業的下游企業可能面臨一定的供應鏈風險。

  意大利供應鏈的風險

  中國從意大利進口的產品中,醫藥產品、機械設備和發動機類占比前三,占比分別為6.6%、3.9%、2.3%。具體地,醫藥商品種兩種或兩種以上的混合藥物(HS3003)的醫藥類產品達到19.2%,機械設備產品中水泵類商品(HS8413)占比為7.9%。在發動機類別中,汽車用柴油機或半柴油機(HS840820)占比12.4%。

  目前,意大利仍是歐洲疫情最為嚴重的國家。根據彭博社的報道,3月23日開始,政府關閉了所有不必要的生產線,意大利工廠全面停工。不過由于意大利的進口占比較低,盡管醫藥產品、機械制造行、汽車產業面臨供應鏈風險,但主要限于局部。

  法國供應鏈的風險

  法國向中國出口的航空、航天類商品占到中國全部進口的28.5%。3月18日至22日,空客在西班牙、法國的工廠一度停工,3月23日開始,空客開始有限度恢復兩地的生產活動。但生產活動仍然受到了一定程度的影響,來自法國的航空、航天類產品供給也將受到一定程度的沖擊。但目前來看,空客的生產狀況比波音更為正常。

  同時,法國向中國出口的發動機類產品占到中國全部進口的17.6%。其中,渦輪機、燃氣輪機(HS841181,841112)占比更是高達41%與35%。此外,中國從法國進口的醫藥產品占比為8.2%。上述兩類重要進口品,有可能存在一定的供給端風險。其中,渦輪與燃氣發動機主要適用于航空航天、發電、航空的動力系統??傮w上,法國方面的供應鏈風險,在航空、航天類產品上供給應較為穩定,但是我國的醫療行業、航空航天、發電、船舶制造業可能面臨一定風險。

  英國供應鏈的風險

  英國向中國出口的發動機類產品與醫藥產品,在中國全部進口中分別占比7.6%與4.0%。3月23日,英國已經宣布實施“封鎖三周”的政策,關閉“非必要”商店和服務,并禁止兩人以上聚會,不過仍然允許上下班出行。在此背景下,發動機類和醫藥產品能否保證及時交貨,仍然有待觀察。

  澳大利亞和巴西的風險

  巴西、澳大利亞,是中國主要的農產品和原材料來源國。其中,巴西是中國黃豆、鐵礦和紙制品及其原料的重要來源國。2018年,三者在中國進口中的占比分別為75.8%,24.2%和21.1%。澳大利亞是中國鐵礦、煤炭和棉花的重要進口來源,占比60.3%、53.5%和28.5%。在疫情的影響下,巴西、澳門大利亞都已經采取措施,關閉了部分公共場所和暫停了非必要的公共服務。目前,巴西、澳大利亞疫情尚未呈現出暴發狀態,但仍存在這種風險。如果疫情進一步蔓延擴大,其上游農產品可能對國內養殖業、服裝行業帶來影響;同時,原材料的供給可能會影響國內鋼鐵,火電、建材和化工行業。

  日本供應鏈的風險

  日本是中國最重要進口來源國之一,主要商品為機械車輛零部件,占中國該行業總進口的27.2%,機械設備及零部件和鋁及制品占比分別為21.6%和17.3%,光學、攝影等器械占比14.2%,其中主要為攝像器材與光學產品、攝影器材(HS9010與9006)分別占比61.7%和34.1%,不同類型光學器械占比均在20%以上(HS9011與9001)。發動機類占比13.1%,其中以船用發動機為主,HS6位編碼下的HS840890與HS840810兩種發動機占比高達40.9%與27.8%。目前,日本政府對疫情采取的措施較為有限,截至3月25日,僅測試了16484人。日本人口稠密,且與主要疫情國中國、韓國關系密切,在未來存在較大的疫情風險,需要進一步跟蹤觀察。如果日本疫情形勢加劇,可能對中國汽車行業、機械制造業、船舶行業和通訊設備行業造成影響。

  韓國供應鏈的風險

  韓國是中國最重要進口來源國。其中,半導體及相關行業、鋁及鋁制品、機械和化工、化工產品在總體進口中占比較高,四類產品占比分別達到23.0%、14.1%、10.4%、8.2%。在半導體的細項分類中,制造半導體器件與電子集成電路的設備(HS8542)與電子集成電路(HS8486)兩者占比分別達到26.3%與21.3%。

  因此,韓國上游供應鏈對中國的半導體、通訊設備制造產業都具有重要影響。韓國生產的化工產品主要涉及石墨、焊接、紡織、橡膠、電子,電子產品制造與作為工業的原料等產品(HS編碼3801、3809、3810、3812、3814、3816、3817、3818、3824)在我國全部進口中的占比均超過10%,其中工業原料混合烷基苯和混合烷基萘占比24.8%。

  目前韓國疫情狀況處于可控狀態,并已經趨于穩定。截至3月24日,韓國每日新增確診已下降到76例,已經全面復產復工,但需警惕疫情可能存在反復。我國的半導體、通訊設備行業、機械制造與加工行業、化工產品都與韓國供應鏈有較為密切的關聯。

  從中期來看,如果疫情進一步擴散并持續時間較長,進口供應鏈將面臨嚴峻挑戰,甚至可能對中國擴大內需的政策帶來瓶頸制約。不過,一些行業在需求端受到疫情的沖擊更大,所以相應的供給沖擊暫時沒有明顯表現出來。短期內,單純從供給沖擊角度來看,中國進口供應鏈面臨的外部風險,從大到小依次是:

  供給沖擊較大的行業

  1、汽車及其零部件、機械設備及零部件

? ? ? 這兩大行業的供給鏈可能受到疫情的沖擊較大。其中,汽車及其零部件的進口中,美、德、意合計占比40%。同時,中國機械設備及其零部件的進口中,美、德、意、法、英的進口占比為40%。目前,上述三國的生產過程均受到了一定的影響,中國企業面臨的供應鏈風險將是一個現實問題。如果日本疫情后續發展超出預期,這兩類進口的供應鏈風險將更為嚴峻。當然,如果國內的終端消費需求也有明顯下滑,則這方面的供給沖擊將有所緩解。

  2、發動機類

? ? ? ?美、德、英、法、意五國占比合計為75%。上述大部分國家疫情嚴重,福特、通用的停工,可能影響到汽車發動機的供應。此外,意大利的柴油發動機、法國的渦輪機、燃氣輪機在中國細項進口中都占有較高比例,可能對中國下游的汽車、船舶、發電等行業產生局部的沖擊。

  3、醫藥、醫療器械

? ? ? ? 美、德、法、意占比總和達到56%,目前,雖然歐美大部分醫藥企業保持正常運轉,但是歐洲與美國普遍面臨著醫療設備與醫療物資的短缺。另外,作為非主要疫區國家的印度,占據了世界1/5仿制藥的出口,但也對醫藥產品出口開始實施限制。全球范圍內的醫藥產品與醫療設備短缺,也可能對中國的進口端產生影響。

  4、化工產業

? ? ? ?美、德、英、法、意五國的進口占比為36%,占比雖然不是特別高。但是,其中部分產品的進口占比較為集中,例如前文提到的催化劑、反應試劑、培養基三類產品,僅從美國一家進口的占比就達到了47%至67%。再如,僅從德國一家進口的與汽車產業和機械制造相關的防凍制劑、液壓制動液占比就分別達到了45%、51%。目前,化工產品的進口供應鏈已經受到了沖擊。

  5、航空航天及其零件產品

? ? ? ? 中國從美國、法國的進口就占到全部進口的83%。目前波音面臨暫時停產,空客則正處于嚴格防疫條件下的復產。尤其是波音公司遭遇三重打擊:737MAX事件的技術打擊,依賴發行債券回購股票的操作遭遇了金融市場打擊,以及疫情對其需求端和生產端的共同打擊。這將對中國相關行業的進口帶來負面沖擊,甚至可能影響到中國在手飛機訂單的交貨執行情況,也可能對中美一階段協議中的飛機采購產生影響。

  供給沖擊較小的行業

  1、黃豆

黃豆是國內養殖業的重要飼料來源,主要從巴西、美國進口,兩者進口占比達到94%。在疫情擴散蔓延的背景下,芝加哥期貨交易所(CBOT)的大豆價格一度出現持續多個交易日的上漲。但是之后價格又有所回落,截至3月25日收盤價格881.5美分/浦式耳,不到2012年價格峰值的一半,并且仍處于10多年以來的歷史較低水平。因此,目前黃豆進口受到疫情的影響仍不顯著。

 ? 2、半導體產品方面

? ? ? 中國的半導體及零部件與設備進口,主要來自于中國臺灣地區、韓國、日本、馬來西亞與美國。目前韓國疫情已初步得到控制,工廠恢復了正常生產。日本和中國臺灣的疫情形勢也較為穩定。而美國的半導體進口占比較低,因此半導體下游行業的正常生產暫時不會受到顯著影響。

? ? ? 3、鐵礦石  

? ? ? 澳大利亞和巴西是中國進口鐵礦石的主要來源,同時巴西還是中國進口煤炭的主要來源國。目前兩國疫情尚未爆發,短期內不會出現供給問題。此外,棉花進口方面,全球疫情蔓延波及服裝行業,使得訂單大幅收縮,這導致上游的原材料棉花面臨較為嚴重的需求沖擊,而不是供給沖擊。截至3月26日,鄭州商品交易所的棉花價格已經接近2004年以來的最低水平。

Write a Comment